欧美观看免费全部完,理论片无码中文版,日本a级作爱片无码为您提供高清无码国产、欧美、日韩无删减完整版视频,以及高清美眉图片、激情小说。欢迎收藏

    第7章:姐弟情深
      第1节:袁参谋
      九月初的一天,风和日丽。南老爷很早就起了床。今天是七姨太的兄弟,那个国民革命军第三十九师的副参谋长袁振国来椰林镇探望他姐姐的日子。他大半年前就说要来,后来因为军务繁忙无法脱身,一直拖到现在。好在南府里给七姨太的新居已经修好了,上个月刚刚搬进去。
      南老爷命下人们张灯结彩,准备隆重欢迎他。他自己也亲自出府到大路口迎接。这可是破例了,以往就是连县长光临他都没有亲自出去迎接过。
      现在山那边的几个乡赤化得很厉害,据说连黑缨会也投靠共产党了。南老爷在加紧扩充自己的武装,这样万一被赤匪们包围攻击时他才能够自保。他有的是钱,能从熟识的崔营长那里买来所需的枪支弹药。这个袁参谋长他更是要拢络住,他可是正规军校毕业出来的,才二十五六岁。他的前途比崔营长这样的本地军阀肯定要强多了。
      南老爷并不担心他前些天毒打袁茹玉会造成他们之间的一些不快。大家应该都是明白人,懂得彼此的利益所在,这才是最重要的。这几天他虽然没去对袁茹玉认错,但是已经差人给她送去了不少值钱的金银首饰和珠宝玉器,比过去一年里他给四姨太李秋月的都要多。相信袁茹玉明白他的心思,不会在关键时刻来拆他的台的。何况这么做对她自己是没有任何好处的。
      麻烦的是袁茹玉脸上身上留下的疤痕却不好遮掩,还有,她现在要站起来走路恐怕成问题。他去过袁茹玉那里几次,她脸上身上都用白布包着,即使脱光了衣服也让他无法亲近。后来他不得不去找别的女人去消火。
      如今袁茹玉和她弟弟团聚,总不能不让他们私下里亲近一下吧?到时该怎么跟她兄弟解释她的伤势呢?思来想去,南老爷派人去县城请来了一个专治外伤的名医来给袁茹玉诊治。
      谁知那名医给袁茹玉看了不到半个钟头就回来了。他说七姨太的伤已经不碍事了,不但行走没有问题,脸上也没有留下伤疤。细问之下才知道是庞小虎给她治好的。那位名医还对庞小虎的医术赞不绝口,说自己远不如他。
      南德昌听了心里很高兴,按例酬谢了这位名医。这天夜里他就留宿在袁茹玉那里,将她剥光了尽情地肏了一通。
      这个庞小虎给南德昌带来的震撼太大了。虽然他曾说过小时候随一个游方郎中学了几年医术,却没有料到他的医术竟是如此之好。据下人们来报,庞小虎当上管事后处事公平,解决了不少麻烦事,连府里的那些老人们都对他心服口服。这样的人若是忠心可靠,他应该多加重用才是。
      不过南德昌是个惯于算计别人的老狐狸,他决不会轻易相信一个人的。对于庞小虎他还要多加考察,要是发现他有所图谋或者心怀异志,那就必须早早除掉。他对能够威胁到自己的人是从来都不会手软的。
      中午时分袁振国到了。他身穿佩有上校军衔的笔挺的呢子军服,武装带上挂着一把乌黑油亮的驳壳枪。他骑在一匹高大的白马上,后面还跟着两个穿戴整齐配着长枪的骑兵。显然,他们是他的警卫。袁振国长得一表人才,一看就是个年轻有为的职业军官。
      南老爷恭恭敬敬地将袁振国迎进府里。今天他还专门从镇上请来了南氏家族的族长和附近的几个乡绅来参加欢迎舅爷袁副参谋长的家宴,除了大奶奶身体不好(腰背疼痛)缺席之外,其它的姨太太们和府里的少爷小姐们都来齐了。另外大管家南七叔,大帐房张德成(张管事)和管事庞小虎也被叫来陪客。
      族长和南老爷先说了些场面话,袁振国也随着谦逊了一番。然后大家开始轮番敬酒,品尝各种美味佳肴。南老爷还叫人去县里请来了一个琼剧班子到府里演出,上演的无非是一些老套的才子佳人的故事。
      家宴过后袁茹玉才有机会和弟弟在她自己的屋子里单独相见。她和袁振国已经分别十多年了,她印象中的弟弟还是个十来岁的瘦弱的小男孩。现在面对眼前这个高大健壮的男人,她很难想象出这就是自己的亲弟弟,心中有点儿不知所措。
      袁振国两岁时母亲就去世了,是姐姐从小把他带大的,她早就在他心目中取代了母亲的地位。他能够有今天的成就完全是因为姐姐当年卖身为他筹到的那一笔钱,那些钱使得他能够在省城维持自己的生活,并完成小学和中学的学业,后来又顺利地考上了军校。
      他到军中任职后才从一个老乡那里得知自己的父亲早已去世,还有他姐姐卖身葬父的那一段佳话。他盯着姐姐的脸,她依然像仙女一样美丽,不过鬓边已有一丝丝白发,眼角也出现了少许鱼尾纹。他激动得伸出有力的臂膀,一把将姐姐抱进了自己的怀里。姐弟俩搂在一起痛哭了一场。
      袁振国已经见过了自己的外甥南志诚和外甥女南慧珠,他不会再劝姐姐离开南府跟他走了。他很心疼这个姐姐,不想让她再继续去冒险探查那件传家宝的下落。命运已经对她太不公平了,他无法想象当初还只有十六岁姐姐是怎么挑起这么一副沉重的胆子的。
      袁振国在省城广州生活了十多年,接触的人大多是读书人,因此他接受了不少新思想新观念。他心里不禁对自己死去的父亲有些怨气,他怎么能够忍心把所有的重担都压在女儿一个人身上呢?凭什么当姐姐的就该牺牲自己一生的幸福来成全弟弟呢?
      第2节:大姐喜欢的人
      袁振国向姐姐打听了庞小虎的情况。这个南府的管事在家宴上一直没怎么说话,但是他太年轻了,想不引起注意也难。袁振国觉得小虎一直在默默地观察自己。袁茹玉告诉弟弟说,庞小虎是自己的大恩人。她跟弟弟说了庞小虎的故事,除了他如何聪明能干,还有他怎么冒着生命危险去和劫匪谈判,救出了她的儿子南志诚。当然,她没有提他怎么从老爷的私牢里把她自己给救出来的事情。她害怕弟弟一怒之下去跟老爷翻脸,那样的话,她这十几年所忍受的痛苦和折磨就全都白费了。
      她想起了小虎给她治伤的情形,脸不禁红了。她全身上下都被小虎看过摸过了。那时她浑身一丝不挂地躺在床上,小虎为她清洗伤口,在她身上涂抹药粉,然后再包扎好。为了她早日康复,小虎每天都来为她清洗伤口,消毒换药。
      她夜里睡不着时,小虎还为她做全身按摩,好让她安然入睡。小虎的手法很奇特,常常让她浑身舒服得说不出话来。要不是她从小自制力极强,可能会忍不住大叫起来的。每次小虎给她按摩时,他大姐庞菊花都会守在门外把风,防止被外人撞见。
      袁茹玉现在对庞小虎言听计从,他姐姐庞菊花也成了她最信任的人,跟她几乎是形影不离。不过每次老爷来她屋里过夜时,她都会让庞菊花远远地避开,因为这是庞小虎特别吩咐过的。
      袁茹玉私下里跟小虎提过几次,要认他为干儿子,都被他婉言谢绝了。他说南老爷这个人的疑心很重,他要是知道后可能对她产生不利的影响。她明白小虎说的有道理,只好作罢。
      姐姐的话勾起了袁振国的好奇之心,他想跟这个庞小虎好好地聊一聊。袁茹玉把正在外屋干活的庞菊花叫了进来,让她去把小虎找来。她还叮嘱庞菊花要小心,避免被其它人看见。她知道老爷可能会专门派人盯着她和弟弟,她必须小心提防。平常她每次和小虎的私下接触也都十分小心,尽量避开老爷的耳目。庞菊花点头答应着离开了。
      刚才袁振国的注意力一直在姐姐身上,没有留意到外屋的那些丫环和老妈子们。庞菊花被叫进里屋的这一瞬间,袁振国只觉得眼睛一亮,有一种惊艳的感觉。等她离开后,他忍不住脱口问姐姐:“这个女人是谁?”
      庞菊花盘着头发,一身已婚少妇的打扮。她身上有一种特别诱人的风韵,让袁振国心动不已。她的衣着也很别致,虽然看不出有什么特别花俏的地方,但是他觉得她的穿着既端庄大方又性感迷人,一点儿也不比那些省城里的阔太太和小姐们差。他不知道,这些衣服的式样非同小可,都是庞小虎这个在二十一世纪当过半年服装设计师的家伙的杰作。
      袁茹玉看了弟弟一眼,说:“她是庞小虎的亲姐姐,我屋里的女佣。她叫庞菊花。怎么啦,振国?你看上她啦?”
      袁振国连忙否认,说:“没有没有。”不过他红着的脸已经暴露了他的心思。
      袁茹玉叹了口气,说:“庞菊花是个不错的女人,既温柔又勤快,为人也诚实可靠。可惜她已经嫁人了,她丈夫是帐房里的算账先生老董。”袁振国心里失望得很,不过他尽量掩饰着自己的心情,把话题扯到别的事情上面去了。
      庞小虎来了。袁茹玉再次把他正式介绍给弟弟。小虎跟跟袁振国谈得很投缘,他们一见如故,说了很多话。两人聊得很痛快,连坐在一旁的袁茹玉都觉得自己插不上话了。袁振国是个受过新式教育的青年,军队中的少壮派,是小虎穿越以来碰到的跟他最有共同语言的人。袁振国也很喜欢这个刚满十三岁的英俊年,他敏捷的思维,渊博的学识,还有那一身的正气都令他惊喜不已。他沉浸在终于找到了知己的喜悦之中。
      不知不觉天已经黑了。小虎起身告辞,袁振国执意挽留,想和他秉烛夜话。这时袁茹玉叫庞菊花端来了一盘点心给他们当作宵夜,她自己亲自为他们烫了一壶酒。袁振国心中一动,说道:“小虎兄弟,你我一见如故,不如我们今天就真的结拜为兄弟吧?”
      小虎看着袁茹玉有点儿为难,袁茹玉马上说道:“不要紧,你们私下里结拜,老爷是不会知道的。就算是知道了,男人之间的结拜他应该也不会起疑心的。”小虎觉得这样也好,就点头同意了,袁振国自然是喜出望外。于是这两个今天第一次见面的年轻人结成了生死与共的异性兄弟。
      第二天庞小虎很晚才醒过来。昨晚他和袁振国都喝醉了,是大姐庞菊花把他扶回他自己的屋里去的。
      半夜里庞小虎浑身是汗地惊醒过来。他做了一个噩梦,梦见大哥袁振国领兵去剿共,和庞琼花率领的红军女兵们发生了一场激战。结果她们因为弹药不足,最后被打得全军覆没,只有庞琼花背着受了伤的红姐突围了出去。
      后来袁振国因军功被提拔为少将副师长,位于省城的剿共司令部特地派了一位副司令赶来给他授勋,南德昌等本地乡绅也设宴为他庆贺。庆功宴开始后,褚四爷带着几个家丁从外面拖进来两个女人。
      小虎一看,正是庞琼花和红姐。她们在山里藏了几天后忍不住饥饿下山找吃的,结果被褚四爷手下的家丁们捉住。庞琼花已经被打得浑身是血,遍体鳞伤。红姐的衣服和裤子都被撕成一条条的,乳房屁股和大腿全都裸露在外面,她身上的抓痕和两腿间的污迹显示她刚刚被褚四爷和他手下的那帮家丁们强暴过。
      那个剿共副司令大为高兴。他要逼着这两个女赤匪当场低头认罪,声明退出共产党。说只要她们认罪退党就可以饶她们不死,结果他被红姐吐了一脸带血的口水。副司令气得拔出手枪连开三枪,全打在红姐赤裸的胸脯上。红姐倒在地上血流如注,她虽然死了,可是脸上却还带着一丝笑意。
      就在这时,庞琼花突然从地上一跃而起。她一脚踢倒了褚四爷,扑上去从他手里夺过了那把驳壳枪。她立刻举枪向身边的人群频频射击,那个副司令员,还有袁振国南德昌褚四爷等人全部中弹倒在血泊之中。最后她大笑着举枪对准了自己的太阳穴。
      庞小虎泪如泉涌,看着庞琼花大叫了一声:“姐!”接着他就从梦中吓醒过来了。
      “小虎,姐在这儿呢。”是大姐庞菊花的声音。昨晚她扶小虎上床睡下后就没有离开。她帮他打扫了房间,洗完了换下来的衣服,然后又倒了碗水坐在床边喂他喝水。后来她自己靠着墙坐在小虎身边睡着了。
      小虎呼哧呼哧地喘着气,还在想着那个噩梦。“小虎,你怎么出了这么多汗?病了吗?”庞菊花伸手摸了摸弟弟的前额,问道。
      “我没事,姐。我刚才做了个恶梦。”小虎从床上坐起来,搂住姐姐,把脸贴在了她的胸前。
      过了一会儿,庞菊花起身去给小虎端来一杯水。他喝下之后,躺下去又睡着了。这一次他睡得很香,直到第二天天大亮之后才起来。
      “小虎,你起来啦?来吃点东西吧?”
      大姐庞菊花推门进来,手里端着一个盛满了米饭的碗和一小盘菜。虽然只是常见的蔬菜,可那是她刚刚用椰子油炒出来的,热腾腾香喷喷的很诱人。椰子油是饱和脂肪,用后世的眼光看它不是很健康的食用油。但是在食物匮乏,普遍营养不良的二十世纪三十年代它却是个好东西。
      小虎的肚子早饿了,他感激地看了大姐一眼,端起碗大口地吃了起来。庞菊花给弟弟倒了一大碗水放在桌子上,然后坐在他身边看着他吃饭,一边伸手在他的肩膀和背部摸了摸。小虎最近身子长得很快,越来越像个男子汉了,身高也快要赶上她了。
      庞菊花是庞小虎在这个时空里最亲密的人,不过她和弟弟在一起时却很少说话。他们好像是心有灵犀,什么都不用说就能理解对方似的。
      小虎注意到今天大姐的打扮很漂亮,她穿上了平时舍不得穿的那件漂亮的花布衣裳。那还是小虎托人去县城给她买的布料,然后自己设计裁剪好之后由庞菊花亲手缝的,穿起来美观大方,且非常合身。她一头浓密的黑发也梳洗得很干净,整整齐齐地盘在头上,上面还插了一朵白色的野花。
      她脸上也显得特别光洁,透出一层淡淡的红晕。小虎想:她可能给自己绞脸了。绞脸就是用麻线揉成一团在脸上搓,用来除掉女人脸上的汗毛。这是民间流行的一种美容方法。按照这里的习俗,只有出嫁后的女人才能绞脸。
      “大姐今天这是怎么啦?”庞小虎心里有点儿纳闷。不过他很快就想明白了:女为悦己者容。袁振国昨晚和他畅谈时,大姐一直在一旁伺候,虽然她从头至尾一句话也没说。袁振国不过二十五六岁,长得高大帅气,要是放到后世,他无论走到哪儿肯定都会遭到一大群姑娘少妇们的疯狂追逐。看来大姐是被他给迷住了。
      庞小虎现在在南府里的权力不小,就连大帐房张德成都时常有事情求着他。他私下里请张德成帮忙,安排他姐夫老董去管理一个老爷在玉东县城里开的杂货铺。董义夫高兴坏了,凭他自己的本事不知要等到猴年马月才会碰到这种好事情。他现在见了自己的小舅子就像奴才见了主子一样恭敬。
      其实小虎是觉得董义夫配不上大姐,只想把他从大姐身边支开,离得越远越好。问题是,大姐是个成熟的女人,她虽然并不喜欢老董,但是总不能让她守活寡吧?小虎暗地里一直在为这件事儿着急。
      现在他发现大姐有了喜欢的人,而且他也觉得这个人很不错,于是他心里就有了一个主意:他要想办法让老董主动离开大姐,还要让袁振国尽快地爱上大姐。不但要爱上她,而且要让他爱得死心塌地,最后娶她为妻!
      袁振国和大姐的地位太悬殊了,大姐又是已婚少妇,一般人是不敢想象他们两个会走到一起的。不过庞小虎不信邪,凭着自己的知识和经验,他就是要让不可能的事情变得可能,把他们两个成功地撮合在一起。这可是为了自己心爱的大姐的终生幸福啊!
      当然,这事必须有大姐的配合才行得通。小虎凑近大姐的耳朵,向她悄悄地说了自己的打算。庞菊花的脸立刻红了,小声对弟弟抗议道:“小虎你快别说了,羞死人了!”
      她两手紧紧地捂住了自己的脸,显得极不好意思。可是她心里还是乐开了花,哪个女子不喜欢威武英俊的男人呢?小虎看着庞菊花娇羞的模样儿,呆了大约半分钟。然后他温柔地将她搂进自己怀里,对她说:“大姐,我一定要让你成为这个世界上最幸福的女人!”
      庞菊花听了这话,眼泪止不住流了出来。她被弟弟紧紧地抱着,感觉浑身发热,像是要被熔化了一般。
      第3节:商业奇招
      南府里共有四位小姐。除了最小的南慧珠外,其它三位都已嫁人。南德昌终于接受了大奶奶的劝告,没有继续提慧珠小姐和县长公子的婚事,他甚至还答应出钱把她送到省城广州去读书。
      袁茹玉特意带着南慧珠来向庞小虎致谢,上次多亏了他出面去向大奶奶求情。她们母女俩正抓紧时间兴高采烈地收拾行装,再过几天慧珠小姐就要启程上路了。
      南德昌现在对慧珠有他自己的打算。慧珠长得跟她娘一样美,将来要是能嫁个有权有势的大官儿,对他们南家的帮助会更大。为此他不惜花些钱让她出去读书,只有这样才能钓到金龟婿。
      这些天大小姐南慧英也没闲着。她总是来找小虎办事,都是些鸡毛蒜皮的小事情。每次她都是打着大奶奶的旗号来,小虎不能不尽心为她办理。不过她今天来找小虎却是为了一件自己家里生意上的事情。
      她在大奶奶和其它人那里听说了庞小虎的各种能耐后,忽然想到要请他去给自己家经营的生意出出主意。这两年因为时局动荡,地方上也不太平,生意越来越难做。她也是病急乱投医,说不定这个小神童能想出来一个别人都想不到的好办法?
      她一想到这里,马上就去求爹爹南德昌,说是要请管事庞小虎去她夫家,给她帮几天忙。因为她是大奶奶的亲生女儿,在南府里的地位很高。她虽然出嫁了,老爷对她一直都不错,想也没想就同意了她的要求。
      经过这几天接触,庞小虎觉得南慧英这女人性格直爽,很好相处。再加上大奶奶师傅的面子,他更应该去帮她的忙了。于是他简单地收拾了一下就跟她坐上马车一起去了玉东县城。
      他们到了她家开的客栈时天已经快黑了。庞小虎一看,果然是个开店的好地方:占地面积大,附近就有两条大路通过,离县府和集市都不远。店里雇了十几个伙计,还有一个专门管帐的先生。
      慧英先让小虎在一个桌子前坐下,叫人泡了一壶好茶,然后她自己就告辞出去了。小虎一边喝茶一边观察店里的营运状况,不时还站起身来去各处走一走。他在后世干过的职业太多了,一通百通,很快就看出了一些门道。稍微动一动脑筋后,他想到了不少值得改进的地方。
      过了一会儿,慧英拉着一个穿长袍的胖子进来了。她跟小虎介绍说这人是她的丈夫梁永福,是这家梁氏客栈和对门的梁记绸缎铺的老板。梁永福看来已经吃过了晚饭,还喝了酒,红光满面的。他虽然才四十来岁,但是头顶已经秃了,身体也发福得厉害,走路有点儿颤巍巍的。他说话很和气,看样子他对自己的妻子南慧英很尊重。
      慧英已经跟他说了要请庞小虎来帮忙出主意的意思,他拱手对小虎客气地说道:“庞先生真是年轻有为啊。梁某久仰先生大名,幸会幸会。”
      因为慧英很能干也很勤快,平时客栈的事都是由她做主,梁永福自己只管绸缎铺的事情。自从纳妾之后,他索性连绸缎铺也交给了妻子,自己当起了甩手掌柜。只有需要钱花时才来找她。
      他家原来的生意一般,娶了这个老婆后他的客栈才开始兴旺,赚的钱也越来越多,整天乐得合不拢嘴。虽然最近两年生意上有些难处,但是比起他娶南慧英之前还是强多了。只可惜这个老婆不会生孩子。
      梁永福当着小虎的面对他老婆说:“庞先生要是想出什么好主意,你尽管放心大胆地去干。哪怕是把这个店铺拆了重建,我这里都没有问题!”
      他又对小虎说,要是赚了钱他一定会重重地酬谢他的,绝不会小气。其实他很清楚他老婆的性格,她在生意上还是极为谨慎的,肯定不会去冒太大的风险。因此他很放心把整个生意都交给她去做。
      说完这些他就嘱咐南慧英好好地招待庞先生,然后对小虎拱了拱手,告辞离开了。他急着回去钻小妾的热被窝。南慧英虽然长得漂亮,但是嫁给他已经十多年了,他对她早就没了新鲜感。那个小妾是个十七岁的大姑娘,鲜嫩无比,他最近每天夜里都和她同床共枕恩爱缠绵。
      南慧英看着丈夫离开的背影撇了撇嘴。她当然知道丈夫为什么要急着走,刚才是她费了好大的劲儿才把他从那个狐狸精的屋里给硬拉出来的。她忽然想到:为什么女人就非忠于自己的丈夫,不能和别的男人睡觉呢?她抬头看了看坐在跟前的庞小虎,脸不知不觉地红了起来。
      小虎没有多浪费时间,马上就开始和慧英谈起了他通过刚才的观察得来的一些看法和建议。他先提出了一些花钱不多但是又见效快的改进措施。他想这样的措施南慧英可能比较容易接受一些。
      首先是旅客住宿的房间得改进一番。现在有两间较大的客房是留给给一般的旅客的。因为床位不够,许多人都是睡在地上,房间里脏乱不堪。另有五个单间用来招待比较富裕的客商,那单间里也很拥挤,谈不上舒适。
      小虎的建议是把一个暂时没有用的仓库用竹帘子隔成一个个的单间。另外还要请木匠来做一些上下双层的床和一些放置行李物品的架子,这样能够极大地节省空间,让客栈的容量至少增加一倍。
      他给慧英画出了双层床和行李架子的设计图。那双层床上带着固定的木梯便于旅客们爬上爬下,还有挂蚊帐的钩子等等。行李架子既可放杂物又能当简易的桌子和衣柜。这玉东县城外方圆十几里都是茂密的森林,木材很便宜,会做木工的人多得是,工钱自然也不会太贵。
      小虎还建议改进服务质量。首先是改进伙计们的形象,他们必须穿统一的制服。可以使用最便宜的布料做制服,但是一定要式样整齐,颜色统一。这样会给客人们耳目一新的感觉,还能增加他们的安全感。
      小虎顺手给慧英画出了男女制服的式样。这式样在二十一世纪不算什么,但是在二十世纪三十年代的乡下却是前所未见的。
      另外要扩建茅厕,分设男厕和女厕,这些都花不了多少钱。小虎说要把茅厕全部包给县城附近的菜农,让他们负责每天打扫,以交换从这里获取肥料(粪便)的权利。他将男厕的大小便处分开,那些只需小便的人就不用忍受太多的臭气了。这样做同时也提高了男厕的利用率。
      说实话,穿越以后小虎最为痛恨的事情就是上厕所了。要不是条件不允许,他肯定会提前发明西式抽水马桶了。
      因为害怕南慧英一下子接受不了太多的新玩意儿,或者干脆被他的想法给吓坏了,小虎暂时就对她说了这些,其它的想法等过些天看看进展怎样再接着跟她说。尽管南慧英事先已经对庞小虎抱了极大的期望,可她还是被他想出来的那些新奇的改进办法给彻底地震住了。
      这个庞小虎,他莫非是神仙下凡?就算是神仙也不能一下子就拿出这么多的好主意啊!她经营这个客栈差不多十来年了,自然知道小虎说的这些办法都是简单易行的。为什么她自己这么多年来就连其中的一条也想不到呢?
      她现在看小虎的眼神里除了崇拜还是崇拜,嫁人就该嫁这种人!她不禁后悔自己当初嫁给梁永福那个胖子了。可是转念一想,她出嫁时庞小虎还没出生呢!呸呸!自己这是想到哪儿去了?真是羞死人了!
      第4节:全新的生意
      梁永福只顾和他小妾卿卿我我,没去管自己的大老婆在忙着什么。他老爹老娘原来很害怕这个媳妇吃醋,在家中大闹,阻碍了他们的儿子和小妾的造人计划。她毕竟是南府的大小姐,得罪不起。现在见她整天忙着客栈的事儿,没有时间来干预儿子为梁家传宗接代的大业,他们的心里别提多高兴了。
      就这么过了一个多月,梁永福终于厌倦了。无论再怎么风骚妩媚的女人,时间长了男人还是会吃不消的。最近他和小妾颠鸾倒凤之时常常走神儿,不是想着店铺的生意就是想着自己的大老婆南慧英。近来他一直没有机会和南慧英坐下说说话,不知她到底怎样了?另外,他的小妾虽然娇嫩,但是论身材却比不上大老婆南慧英。尤其是她胸前的那一对结实的大奶子,更是令梁永福十分怀念。
      这天饭后梁永福约了一个朋友外出散心,在县城的一间小酒馆里喝了几杯。他听见邻座的两个外来客商在那里闲聊,说的是县府旁边新开张的一家客栈的生意如何好,老板如何精明能干,老板娘如何漂亮温柔,真是郎才女貌,堪称绝配,让过往的客人们称赞羡慕不已,等等。
      梁永福觉得奇怪:这县府旁只有一家客栈,那就是他梁家开的,没有听说新开了一间客栈啊?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儿呢?突然间他想到了庞小虎和自己的妻子南慧英。莫非那两个客商议论的老板和老板娘就是他们俩?
      梁永福心里不禁泛起了醋意:妻子外表看起来年轻,实际上她的年龄差不多可以给庞小虎当妈了。她不会真的跟庞小虎勾搭上了吧?梁永福越想越觉得不放心。告辞朋友后他回到家里换上一件平时不穿的灰袍,戴上一顶毡帽,把帽沿拉得很低。然后他抬腿就往自家的客栈走去,连那个小妾在他身后娇声呼唤他都没有理会。
      到了那里一看,他发现他的绸缎铺和客栈都已经焕然一新。这里搭起了一座新的牌楼,两面都有金字牌匾,一面是“梁记绸缎”,另一面是“西施客栈”。还有一幅对联:“五彩锦绣织南粤,百年风流赛西施”。
      梁永福暗道:这肯定是出自那个庞小虎的手笔了。算上他曾祖父那一辈,他们梁家在本县的生意也确实经营了快一百年了。
      梁永福读过书。他仔细斟酌后,发现这幅对联初看起来很俗气,但是它很好地迎合了过往客商们的心情。这个庞小虎真不愧是个神童啊。
      他看见在这里工作的伙计们有男有女,大部分都是他从来没有见过面的年轻人。他们穿着统一式样的深蓝色衣服,腰里都扎着一根明黄色腰带,十分显眼。单是这一点就把方圆几百里所有其它的客栈给比了下去。
      他走到一张桌子边坐下,马上就有一个伙计笑眯眯地过来问候。先给他端上一杯热茶,然后再向他介绍这家客栈里的各项服务。其中许多项目是他从来都没有听说过的。比如客人携带的钱财或者女眷们的贵重首饰可以交给柜上免费保管,需要的话随时可以去取回来。每天晚上旅客们都可以预定明天的饭食,早中晚三餐都没有问题,到时候厨房里会做好让伙计送到房间里来。如果害怕睡过头,柜上还会派伙计来准时叫你起床。另外客栈还提供缝补浆洗衣服的服务,收费也比较合理。
      他让那个伙计领着他去看了一下房间。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原来客栈里只有五个单间客房,现在竟然多达二十间。那多出来的房间虽然只是用竹帘子隔开的,但是里面布置收拾得既整齐干净又舒适方便,还增加了木头做的架子给客人放行李杂物,不但方便适用,还大大地节省了空间。
      就是普通客人们合住的大客房,那里面也是今非昔比。那些床铺全是双层的,因此容量比原来大了一倍。到处都收拾得干干净净,还有女仆们不停地在清理打扫。因为布置得合理,即使多住了一倍的房客,也不像原来那样拥挤了。
      听伙计说,现在这附近几条街上住的男男女女们有近百人在直接或间接地为客栈和绸缎铺工作。他们之间的竞争也很激烈,谁要是干得不好以后将不再被聘用。前一段时间还雇用了不少儿童,让他们满大街地去拉客户。现在因为“西施客栈”和“梁记绸缎”早已名声在外,天天客商云集,已经不用再多费心思去拉客人了。
      梁永福终于在一个挂着“经理室”的小房间里见到了自己的老婆南慧英和庞小虎。小虎正在教他老婆用新式方法记账,南慧英学得很认真,那模样令梁永福十分动心。小虎的脸上架着一副眼镜,嘴边也长出了些黑黑的胡须。他看起来要比实际年龄老多了,难怪那些客商们会误会他和南慧英是两口子。梁永福的心里大大地松了一口气。
      南慧英给丈夫介绍了客栈最近一个多月的收支,除去开支,赚进来的钱是过去的三倍还有余。据庞小虎说,这个客栈已经赚到极限了,如果要想赚更多的钱就必须再增加投入,要么扩大店面扩大经营范围,要么再去别处开分店。
      梁永福从小就喜欢做生意,但是他做得并不是很出色。不过他是个聪明人,该做决断的时候他是从来不含糊的。在他看来,要是没有庞小虎帮忙出主意,别说是扩大生意,就是维持原状也很不容易。目前的这些经营项目和吸引客人的技巧谁都可以轻松地照搬过去,到时客源就不会只往这里来了。
      他当即提出,将客栈的股份让出四分之一给庞小虎,他以后不必每天来店铺里帮忙,只需他不时地帮着出谋划策就行了。庞小虎客气了一番后就接受了这个协议。说老实话,他这些天为了梁家的生意确实耗费了不少心血,拿这个报酬也算是合理的。
      梁永福害怕迟则有变,马上出去找人写了字据,又请来了一位德高望重的街坊作证人。他和小虎当场签字画押,然后摆酒庆贺。他担心的是,如果他不赶快把这件事办好,别的生意人得知底细后会出高价把庞小虎请去为他们出谋划策,到时他就竹篮打水一场空了。
      晚上梁永福没有再去小妾的房间,而是去大老婆的屋里和她在一起吃宵夜。他心里特别高兴,多喝了几杯。等不及老婆收拾杯盘碗筷,趁着酒兴就去脱慧英的裤子。慧英心里虽然不愿意,但是也没有作太多的反抗,毕竟他是她的丈夫。不一会儿她的下身就被脱得赤条条的了。她满脸通红地被兴致勃勃的丈夫按在饭桌上,狠狠地肏了将近半个钟头。
      其实这些天南慧英对丈夫心里是怀着愧疚的。这一个月来她和庞小虎一同早起晚睡,辛勤地操劳着,和他的感情也日益升温,许多时候她都不知不觉地把他想象成了自己的丈夫。有的客人误会他们是夫妻,她也不去纠正,心里还觉得甜蜜蜜的。
      庞小虎这些天一直住在客栈的经理室里,他在那里搭了一张小床。每天晚上独守空房时,南慧英心里想的都是睡在经理室里的庞小虎,而不是她自己的丈夫。
      终于有一天,她半夜里摸进了那个小小的经理室,钻进了庞小虎的被窝,与他勾搭成奸。小虎在后世时对漂亮的少妇们根本就没有任何抵抗力,再加上这个慧英姐不论是相貌还是身材都十分出众,他更不可能将她拒之床下了。
      南慧英为人大方又不失温柔可爱,很对小虎的口味,轻而易举地就让小虎当了自己的裙下之臣。不过两人的心情大不一样。对南慧英来说,这是她生平第一次背叛了自己的丈夫,心里愧疚得不得了。而对庞小虎来说,他不过是多了一个女人而已。
      南慧英从小就喜欢当孩子头,经常带着一大群男孩子们玩。稍大后常跟南府里的家丁和工匠们混在一起喝酒赌钱,没有多少大户人家小姐的样子。奇怪的是,只要她不是闹得太离谱,大奶奶和老爷都不怎么管她。
      她婚前对男人的身体并不陌生。小时候她就“强迫”那些整天跟在她屁股后面跑的男孩子们给她看过他们的小鸡鸡,也偷看过那些粗俗的工匠们光着屁股洗澡。不过除了和一个老实巴交的男孩子亲过嘴,另外用手摸过一个长工的鸡巴(趁他熟睡时摸的)之外,她并没有失过身。梁永福是她的第一个男人,而庞小虎则是她唯一的一个野男人。
      客栈和绸缎店的生意都已走上了正轨,不用每天起早摸黑地忙了。他们两人因恋奸情热,时常在一起幽会。梁永福白天找到他们之前几分钟,他们还搂抱在一起卿卿我我,爱抚着对方的身体。
      小虎打算让大姐庞菊花辞去在南府里的工作。在得到梁氏的股份后,他没有了经济上负担,当然也就不必再让大姐继续冒险呆在南府里了。南德昌父子都是好色之徒,他担心大姐若继续留在那里迟早会落入他们的魔掌。
      南德昌几次派人来叫小虎回去处理府中积压下来的事务,他和南慧英只好暂时分开。南慧英是有夫之妇,年龄又比小虎大了将近二十岁,她明白自己和小虎之间是不会有结果的,两人在一起只能是满足一时的淫欲而已。
      说实话,除了纳妾这件事外,梁永福对他老婆还是很好的。南慧英看不惯自己的丈夫被那个年轻的狐狸精给支使来支使去的,她主动和小虎勾搭,心里是确实存了要报复丈夫的念头。
      小虎回到南府后先去看望了大奶奶。他很想念她,他跟慧英勾搭上跟她是大奶奶师傅的亲生女儿也不无关系。有几次他和慧英恩爱缠绵时就把她想象成了年轻时的大奶奶。当然,这是他隐藏在心底的秘密,就像他后世迷恋岳母的玉足一样,是不能对任何人提起的。
      大奶奶见到他很高兴,说:“你小子还算有点儿良心,知道回来看我。”接着她问了他这一个多月来情况,得知女儿慧英家的生意在小虎的帮助下蒸蒸日上,她看向小虎的眼神变得更柔和了。
      她又问起小虎练武的进展,说有空要考较他一番,看看他到底进步没有。小虎表面上装作高兴,实际上他心虚得很。这一段时间实在是太忙了,既要忙生意又要搞女人,他根本无法抽出时间来练武。练武这件事是来不得半点虚的。他这么长时间没下苦功,要想瞒过大奶奶师傅可不容易,看来十有八九会挨她的揍。他暗想,荒废了武功和睡了她的宝贝女儿,这两件事中哪一件会让大奶奶师傅更生气,揍他揍得更狠一些呢?

      【未完待续】